<em id="zdlzfq712"><legend id="iwljrg230"></legend></em><th id="pxmpgb613"></th><font id="hyznol298"></font>

二人牛牛游戏|下载官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下载牛牛游戏 > 速写周建明
联系我们
地址:湖南省市三都镇
电话:0735-3420530
传真:0735-3420138
邮编:423404
电箱:cmc3420238@163.com
速写周建明
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李德芳 发布时间:2016/6/13 8:47:41
        人有时往往无法选择自己行进的道路,而是被时代裹挟、淘洗,最终让时代安排在某一个角色上,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宿命。2011年下半年,周建明从资兴实业公司企业管理部副部长的位置上,以工作组成员的身份被派往煤矸石发电公司协助工作。然而,工作组结束后,他则被留在了那里,担任总工程师,负责技术管理和检修材料及配件的供给工作。那一年,他年逾五十。面对新的岗位,一切从头开始。

火力发电工艺繁琐,设备复杂特殊,又是高温高压。当时, 发电公司专业人员相当缺乏,原有的热工、汽机、锅炉、发电电气控制、仪表、水化、机械和环保等各专业技术人员,由于企业效益不好,相继另谋出路,导致公司技术力量十分薄弱,甚至连一名该专业的工程师也没有。周建明作为主管技术的牵头人没有退路,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带头沉下去,努力学习,及时“充电”,抓住问题加班加点去摸索,直至问题得到解决或弄清来龙去脉方肯罢休。经过一段时间现场实践和理论“恶补”,他掌握了电厂大部分设备使用及流程情况,为通盘技术指挥有了话语权。

周建明了解到,发电作为一个特殊的生产单位,具有其特殊性,整个生产从燃料煤到排渣排灰、从给水制水到高温高压蒸汽输送,工艺具有连续性,中途任何一个环节出现故障都得停产。煤矸石发电公司是一炉一机,加之在设计中就留下了设备能力不足的隐患,大部分设备都没有备用。加上入炉煤热值很低,用煤量大,设备磨损严重。建设期和设计与施工遗留的“拦路虎”,导致发电“停停打打”,成本居高不下,严重制约了生产的正常运行。因此,每当出现故障就得及时无条件抢修。作为一名基层单位管理者,周建明总是以身作则,不分白天黑夜,不分双休日,除非特殊情况例外,只要设备出现故障,现场就有他的身影,但由于“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,疲于奔命,身心俱焚”。在一次次被动的故障处理过程中,他下决心进行技术改造,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

周建明与相关技术人员一道,深入生产现场调查研究,分门别类对各系统存在的隐患“会诊”。针对真空射水系统、静电除尘输灰系统、循环冷却水系统、主蒸汽管输送系统等“四大工程”的缺陷,进行改造完善工作:对经常出故障的链斗机,改为耐热胶带输送机代替,并将渣库移至渣坪;将耗汽率高的疏齿式汽封改为铁素体接触式汽封;对锅炉掺烧焦炉煤气;增加炉内喷钙脱硫等。仅链斗机改胶带输送机的工程中,周建明从方案到施工图设计,从土建施工到设备制造安装,全过程负责,这一项每年就可节约资金232万元。几年里,由周建明主持的配套改造工程十余项,小改小革数十项,其中汽封改造年创效益332万元;焦炉煤气掺烧工程年节约485.7万元,而主蒸汽管道的改造效果尤为显著,改造前锅炉出口集箱至汽机自动调节阀前蒸汽压力损失为12-12.5kg/cm2,改造后蒸汽压力损失降为5.5-6kg/cm2,降幅达55%

如何进一步降低发电成本,发电公司领导、各级管理部门开动脑筋想办法,大家献计献策,开展“小改小革,节能降耗”的活动,强化员工少用一吨水、少耗一克煤、少用一度电,多一个建议、多一个办法、多一份责任的意识。周建明在降本增效这篇大文章中,不断从看来不起眼的小事寻找突破口。燃烧低热值煤导致各系统严重磨损,系统设备故障率高,材料消耗大,加上发电设备的特殊性和更换终身性,采购更换零配件属于正常之事。他发现了“正常”中的不正常。经过多次试验,他与攻关小组根据不同煤种,在保证炉温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减少锅炉的运行风量,这样既减少发电标煤耗,又缓解了锅炉系统的磨损。系统的正常有序运转,增收节支效应随之出现,厂用电率由原来的12.6%降为10.8%,标煤耗由原来的540g-550g/kw.h降为430g-440g/kw.h。矸石发电公司发电走上正轨并步入良性循环:发电机组连续运行时间不断刷新,创全国同类型机组运行先进水平。

  发电公司建设期曾拖欠货款达数千万元之多,诸多供应商此后拒绝供应材料配件。材料配件的供给,虽然具体由供应部门负责操办,作为主管负责人,周建明没有回避矛盾。如何做到在有限资金采购品类众多的材料配件,以确保发电的正常运行,他多次与供应部门负责人研究对策,对凡来公司讨要货款的客户,坚持以诚相待,用心沟通,耐心解说,取得人家的理解。他要求在货比三家的同时,以相同的价格采购质量更好的物质。原来燃料破碎机锤头,一直使用原厂家提供生产的锤头,每个锤头750多元,一付锤头55000多元。周建明经过多方比较,目前改为另一个配套厂家生产的锤头,使用寿命相同,每个锤头节约300元,一个周期便降低成本21600元。随着发电公司效益逐渐好转,在供应部门所有员工的共同努力下,没有发生因材料配件供应不及时而影响生产的现象。

这几年里,发电公司进行了多项工程升级改造,每项工程对外招标,都是在议标小组的主导下阳光操作。公司制定了一套完整的议标程序,在签订合同中严格遵守。大家都清楚签订合同的核心在价格,就是以最低的价格完成工程改造为公司宗旨。周建明充分发挥自己专业优势,在多年积累谈判经验的基础上不断提升。在与供给方洽谈价格中,不厌其烦地从原材料价格、加工费、施工费、合理利润和税费算起,精打细算,巧妙周旋。他常常眼观四路,耳听八方,使出引入多家供应商进行竞争的“杀手锏”,并反复磋商,为企业赢得效益数百万元,被多家供应商誉为“谈判高手”。

周建明所做的这一切,只是用这种方式回报时代给他的机遇,从而保留心中那份挥之不去的理想。

 

 

稿源:本站原创

作者:李德芳

编辑:陈联合